打拐志願者的孩子被騙走三次:丟娃從不是個案,一個東西就能讓孩子「全軍覆沒」

木之本最愛下雨天 2019/07/12 檢舉

 

7月4日,剛剛走下2019年度落實反拐行動計畫縣級婦兒工委主任培訓班講臺,張寶豔就被熱情的學員們圍了個水泄不通。作為「寶貝回家」尋子公益網站和志願者協會的創始人,以及中央電視臺大型尋人節目《等著我》的常駐嘉賓,堅持公益尋親13年的張寶豔「很有名」。

「忙」是張寶豔的常態,手機上的飛行記錄見證了她過去一年的輾轉——幾乎跑遍了半個中國。為了幫助被拐兒童回家,張寶豔數百次南下北上,與被拐家庭溝通、求證、尋找線索……張寶豔說,她需要爭分奪秒地處理「寶貝回家」的相關工作,因為這是一件與時間賽跑的事,「很多當年丟失孩子的父母年事已高,我深怕一個線索或者一個機會給耽誤了,對於那些家庭來說,就是一生的錯過」。

 

因為一段遭遇,她建起「寶貝回家」

骨肉分離的遺憾和痛楚,張寶豔13年來見得太多——同樣有著丟失兒子遭遇的她,對痛失愛子的父母們的心情感同身受。

1992年,只有5歲的兒子被張寶豔的母親帶著去商場,一轉身功夫,祖孫倆就走散了。「我母親找了一大圈也沒有找到孩子,她跑到我單位告訴我‘孩子丟了’。我當時就嚇蒙了,覺得天都塌了下來。」張寶豔說。

幸運的是,張寶豔當晚就找回了自己的兒子。

有了這段可怕的經歷後,張寶豔開始關注兒童走失、被拐的資訊,也幫一些尋子的家長做力所能及的事,比如張貼尋人啟事、報警。可是後來,她發現這種方式太原始,效果也不理想,「有的家庭為了尋子,花費幾十萬元到處貼尋人啟事,幾乎是傾家蕩產」。

2006年,隨著電腦的普及和互聯網的發展,張寶豔和丈夫秦豔友決定建立一個純公益性的尋子網站。張寶豔告訴今日女報/鳳網記者,剛開始,網站只是供被拐兒童家長發佈孩子的照片、特徵等資訊,但慢慢的,一些奔波於全國各地尋子的家長主動將在尋子過程中得到的其他被拐兒童的資訊也進行了發佈。再到後來,大量志願者開始主動到福利院和街頭,將被收留、流浪、乞討兒童的資訊發佈到該網站上。

在志願者的建議下,張寶豔把網站的名稱改為「寶貝回家」。2008年,張寶豔在家鄉吉林省通化市成立了寶貝回家志願者協會。

從最初的幾名志願者開始,目前的「寶貝回家」已經擁有了30多萬名來自全國各地甚至海外的志願者。截至今年7月3日,「寶貝回家」已經幫助2997個被拐孩子順利回家,讓近5000個家庭實現團圓。

張寶豔幾乎每天都會在微信朋友圈發佈被拐兒童在「寶貝回家」志願者説明下回家的資訊。她用風輕雲淡的語氣,講述每一個走失兒童家庭破鏡重圓的故事,簡單又克制。

自建立「寶貝回家」後,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張寶豔和丈夫便奔波在全國各地幫人尋親。

她用31年尋子,他用一生等待回家

13年的公益尋親路,張寶豔已經學會了儘量控制情感。但事實上,見證過團圓,也見證了一次又一次失望的張寶豔,依舊有著不計其數令她揪心的案例與心結,「有很多家長找了很多年,但最終到死都沒有獲知孩子的下落」。

31年前丟失年僅兩歲兒子的李靜芝,就是讓張寶豔既感動又心疼的一位尋子媽媽。

當年,李靜芝夫妻列印了幾十萬張尋人啟事,在全國各地大海撈針般地尋找孩子。因為漫長的折磨和等待,李靜芝的夫妻關係逐漸破裂。離婚後的李靜芝選擇獨自尋子,她的足跡遍及全國20個省的大街小巷、村村落落。

從2007年起,已經在尋子之路上孤獨跋涉多年的李靜芝成為「寶貝回家」的志願者。她成功幫助80多個孩子找家,其中20多個孩子找到了親生父母。

但是,在先後看了300多個有可能是兒子的孩子後,李靜芝卻一次次在接近希望的頂點嘗到絕望,甚至出現了幻覺。

「她這麼多年都不願意再回到那個沒有兒子的家,她說太冷清了。她就一直拉著隨身攜帶的箱子全國各地跑,只為找到兒子,還有幫助其他人尋親。」張寶豔說,這麼多年來一起尋親,李靜芝對她而言如同親人,「但現在我都不怎麼敢給她打電話,因為每次只要我的電話一響,她的心一下就提起來了,覺得是不是有她兒子的消息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www.toutiao.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