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就像流沙,抓得越緊流掉越多」高質量夫妻,靠的是信任,不是 控制!

木之本最愛下雨天 2019/07/11 檢舉

夏洛特氣呼呼的。

她是我當上離婚律師後的頭幾位客戶。

她結婚逾三十年的配偶保羅

是位備受尊重的訴訟律師,

天性嚴肅、習慣當個專家,

總是在替別人下指導棋。

保羅是坐在馬桶上時,

跟夏洛特說他要離婚的。

為婚姻,就得犧牲小我?

那是個典型的週六早晨。

他們早早起了床,

夏洛特在花園修修剪剪,

然後做了兩人份的炒蛋白和全麥吐司作早餐。

夫妻倆討論各自在鄉村俱樂部的週末網球計畫,

以及要開哪一台進口引擎的車過去比較「有道理」。

接著,坐在馬桶上的保羅把她叫進浴室,

說他「其實想跟她談的是他們的婚姻」,

還有他「真的再也快樂不起來」,

覺得他們「各過各的生活才比較有意義」。

他甚至沒有禮貌地先沖個水。

原來,保羅和律師事務所

一位年紀小很多的女助理發生外遇,

而且已經維持好一段時間。

不論這是不是老掉牙的中年男子行為,

夏洛特總之是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並為此震驚不已。

她的第一個報復行動,

是把保羅收藏的珍貴古董網球拍

扔到後院無水的游泳池裡,

然後把打火機裡的液體灑上去,

升起一把熊熊大火,

給自己一點小小的安慰。

夏洛特和我談話的過程中,

不只一次痛惜地說:

「我窈窕的歲月都耗費在他身上!」

在瞭解他們的生活情況時,

夏洛特告訴我,

保羅常到外地出席法律大會或參加公費旅遊,

雖然不時會邀夏洛特同行,

但她總是選擇和孩子待在家裡。

她告訴我保羅老出遠門,

偶爾還會加上和好友一起去打高爾夫的行程,

她自己則從不跟她的朋友做這些事

(儘管保羅鼓勵她去),

就連他們的孩子到寄宿學校念書,

接著又上了大學,情況依然不變。

現在,夏洛特六十多歲了。

她是在1970年代末期

人類婚姻關係發生激進改變時結的婚,

多年來卻一直過著格外傳統的生活,

或許是沒那麼必要的傳統。

誰知道夏洛特若把自己

而不是她自戀的先生放在最優先,

她的人生會變得怎麼樣呢?

從保羅跟我的互動來看,

我不禁要納悶,和他上床(或結婚)的女人

是否不曾和別的男人交往過,

又或是沒有意識到男人也有比較迷人、

不那麼令人反感的類型。

我不是要譴責受害者,

只是不由地心生好奇,

假如夏洛特多一點冒險精神,

更願意去做自己的事,

或是跟保羅一起從事不同的活動,

開拓自己以及夫妻倆的眼界,

她的婚姻會變得如何呢?

大家容易忽略

婚姻中的「自己」

一如許多踏入禮堂的伴侶,

他們結婚時都懷著期望,

以為彼此之間,還有自己與自己,

會產生更深的連結。

他們希望透過親密,

在婚姻關係中加深與「自我」和「我們」的連結。

可惜實際情況正好相反,

婚姻有個作用會讓人對自己的新身分

懷抱特定的期望

(在某個程度上,

社會文化也對已婚身分加諸一些期望),

而這與他們對自我的感受,

還有那些幫助他們更喜歡自己的習慣和嗜好,

卻是背道而馳。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