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恐嚇式教養只有短期效果,長期下來終會失效

木之本最愛下雨天 2019/07/11 檢舉

「不乖,要找警察來抓你」、「不乖,要叫醫生來打針」這類的恐嚇式言語,確實會有短期的效果,但長期使用反而越來越沒效、甚至衍生出其他反效果,黃瑽寧醫師提醒,如果父母選擇不體罰、不恐嚇,當孩子犯錯的時候,可以這麼做。

很多家長因為不能體罰,所以把棍子收了起來,但那張嘴更厲害,罵起人來可能傷害更大。父母恐嚇孩子的文化,歷史可悠久的呢!連兒歌都在恐嚇孩子,要趕快乖乖睡,不然虎姑婆會來咬小指頭……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我實在不能理解。更不用說在現實生活中,家長抬出各種權威人士來壯大聲勢:不乖,要找警察來抓你;不乖,要叫醫生來打針;不乖,要請老師帶你回家;不乖,要把你趕出家門……總之就是先嚇嚇孩子再說,合不合理並不重要。

恐嚇式教養可以帶來短期效果,這點我承認;但是長期使用,只會愈來愈沒效。史丹佛大學教授喬納森.弗裡曼(Jonathan Freeman),曾經做過一個很有名的研究。他在一個大房間裡,放了一個機器人,然後跟小朋友說:「我待會兒離開這房間,誰敢碰這個機器人,去玩它,我就打斷他的狗腿!」然後他就出去了。在弗裡曼離開的時間裡,小孩因為害怕被懲罰,很少人敢去碰那個漂亮的機器人,恐嚇式教養確實得到了短期效果。

在事情結束後6週,這些小孩又回到同一個房間,發現漂亮的機器人還在桌上,左顧右盼,欸,大人都不在呢!雖然大家還記得上次被恐嚇過,但反正那個人不在,因此在自由活動時間中,有77%的小孩都去摸了機器人。

但是另外一個做法,就帶出不一樣的結局。孩子第一次看到機器人時,研究者告訴孩子一個「不碰它的理由」,比如說,這玩具要送給生病的孩子,希望它能保持完整云云,總之就是花點時間與口舌,賦予這規矩一個合理的解釋。

6週之後,這些孩子又回到同一個房間,教養的差異點就浮現出來了。雖然沒有大人在側,在自由活動時間中,僅有33%的孩子去摸這個機器人,這種鼓勵式、勸導式、品格式的教育,讓願意遵守規定的孩子,增加了將近3倍。

這2種做法,哪一個比較有長遠的效果,我想已經有明確的答案了。

偏挑食研究,證實人會對恐嚇麻痺

再舉一個跟偏挑食相關的研究,它也證明瞭,凶巴巴的逼孩子把飯吃完,一開始的確會讓孩子乖乖就范,長遠也是愈來愈沒用。

在學校的食堂,研究者讓一群孩子喝一碗湯,並且請一位凶巴巴的校長扮演恐嚇者。校長威風的站在台前,大聲警告所有小孩:「把你們的湯給我喝光!」一連警告5次之後,由研究者去測量孩子喝湯的毫升數。

如果不去分類,整體而言,學生喝湯的毫升數,在校長警告後,的確增加不少。但仔細分析就發現,其中有兩群截然不同的數據。其中一群孩子,因為在家裡吃飯氣氛愉快,平常吃飯從沒被警告過,被校長一吼,嚇得把湯喝光光,增加5倍以上的攝取量!

但是另一組孩子,平常在家裡,就習慣被爸[媽.逼]著吃完飯,餐桌氣氛很差,常被威脅、恫嚇。校長站在台前一吼,他們卻一點也不害怕:「在家裡我已經習慣了,校長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就是不喝,你能奈我何?」統計下來,這些孩子只多喝了15毫升左右的湯,前後看不出攝取量的差異。

不僅如此,經過校長這麼恐嚇之後,多出了一倍的孩子,開始討厭這種湯品。之後學校的伙食更難處理了,每次煮這一種湯,就會剩下一大堆,沒人願意喝。

親子互動就像談戀愛,強摘的果子不甜,強迫而來的乖順並不真誠,因此體罰與恐嚇式教養,家長還是少用為妙。但是,如果父母選擇不體罰、不恐嚇,當孩子犯錯的時候,應該怎麼教呢?讓我們看看接下來這個方法。

 

LATER方法的使用原則與步驟

不體罰,我們使用的是「LATER方法」。不過在介紹這個方法之前,我先說明4個使用原則:

●首犯不追究,沒有說明過的規矩,就不能處罰。

●訂規矩必須符合年齡。
●遵循「POWER五字訣」中的「抓大放小」原則,每個月可進行處罰的事項,理論上只有1至2項。
●處罰方式要與孩子達成共識,並且具一致性,不可朝令夕改,隨父母當天心情任意改變。

萬事俱備,在犯規事件的當下,父母確定該出手時,就運用LATER方法,這5個英文字母分別代表離開、確認、處罰、擁抱、反思(圖27.1)。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